今天是:2019年11月20日
法官文学首页 >  栏目分类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文学

法院人讲法院故事 | 回首法庭十余载

发布时间:2019-09-03 点击数:348

199910月,我初到法院工作,来到离县城20多公里的厉庄人民法庭,当时法庭加上我共有四名干警和一个门卫。一栋三层小楼,底层是审判庭,二层是办公室和调解室,三层是干警宿舍。楼前是一个较大的院子,种满了各种蔬菜和花草。法庭工作是上午开庭,下午写判决书、整理卷宗或是送达。午饭是大家一起动手做,晚饭谁留庭值班谁自己做,生活倒也平静。

微信图片_20190909090647

左一张勋学、张克俭、孟庆礼

法庭处理的都是本县西北部两省三县交界的农村案件,当地民风比较纯朴,法庭工作还是比较平静的,但遇到离婚或是婚约彩礼案件,那就热闹了。记得有一次,一件女方是原告的离婚案件,开庭当日,男方亲属组织了一大帮人在路上围堵原告,但原告在众多亲友的护送下,改走其他路线进了法庭。男方亲友围堵不成,涌进法庭院内,从二楼往院内看,黑压压的一片,全是双方当事人的亲属。开庭完毕,男方要动手抢人,因为法庭当天只有三名干警,根本控制不了局面,老庭长郭其宽一边安排我们关紧大门,维持秩序防止事态扩大,一边打电话向院里报告,请求派人增援。接着,我们找来双方做主的亲戚谈话,耐心地向他们释法析理,讲清利害关系,双方的情绪初步稳定下来。后来院里派法警现场疏散人群控制了局面,并将女方单独用警车送回家中。考虑到这个案件男方有和好的愿望,且纠纷的起因是因为家庭琐事,双方有和好的可能,最终法庭又组织多次调解,夫妻双方和好如初。

微信图片_20190909090621

张勋学准备外出办案

由于条件限制,当时法庭的案件实行自审自执。审理案件分到具体承办人名下,执行案件则由庭长统筹办理,全员参与。因为承办法官都是自己送传票,所以对当事人的住所了如指掌,且开庭时也见过当事人,执行立案后,也就不需要申请人带路和指认了。记得有一次,我去执行一件参与审理过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件,那天天不亮,我们就找到了被执行人家,站在他家门口拍了两下门,接着问:“王某某在家吗?”里边的王某某开门一看是我,说:“是法庭老张啊,进来坐坐吧。”在他与我握手的同时,我用力一拉,将王某某拉出院门,说道:“跟我去法庭吧,你欠董某某的货款一案,现在已立案执行了,一起到法庭去处理一下。”法庭执行就是这样上门去“请”的。还有一件赡养案件,申请执行人刘某某有六个儿子,但没有一个主动赡养父母的,法院判决每个儿子每年分别承担粮油及生活费具体数额。因为刘某某的儿子都不主动履行判决,每年的冬天,老庭长都安排我到刘某某所在的村里去找他的六个儿子,挨家挨户去称粮油,收取生活费。有一年,我是顶着大雪去一户一户执行的,当时颇有一种上门“收租”的感觉。

因为法庭人少,有时颇感审执力量不足。记得有一次,县人大刘副主任到法庭调研审判工作,在征求干警意见和建议时,我提出法庭是否可以从社会上招聘辅警增加力量。这个提议当时未见结果,但现在看来是不成问题了。

从当年的用方格纸手写判决书全院集中打印,到现在每人一台电脑自动化办公;从当时的骑自行车、摩托车办案到现在的网络化办案;从当年的年度办案超百件,到现在办案能手超六百件;等等,这一切都在变,一直不变的是法院人司法为民的初衷、公正执法的使命感和追求公平正义的担当。

作者/张勋学;编辑/仲舒凡

[打印]     [关闭]